/tmp/php199KbA  

茴香酒店

作者: 彼得‧梅爾

譯者: 江孟蓉


蕭賽蒙是個四十二歲的廣告人,成功多金。

賽蒙跟卡洛琳在倫敦中部的豪宅住了三年,賽蒙跟卡洛琳離婚了,

現在搬家工人將裡面的東西搬到南依登地區,

賽蒙在這裡就像是過客,白天的時間都耗在辦公室,

晚上卡洛琳在家宴客,以嘲弄的口吻稱自己是廣告界的寡婦。

在卡洛琳少許戰敗的戰役中,是洗澡這件事,恩尼斯跟了賽蒙十年的時間,

一開始是司機,漸漸的,變成賽蒙的管家公,

身兼泊車僮、個人助理、知己、朋友、打點所有事情的幫手,

連洗澡都是恩尼斯打點著的。

 

賽蒙在自己最喜歡的空間 - 廚房喝著酒,

卡洛琳不喜歡做菜,於是廚房是賽蒙跟恩尼斯所設計的,

賽蒙邀恩尼斯在廚房吃個晚餐,

沒在這廚房一起吃過飯,而且之後房子就賣掉了,

恩尼斯買了食材回來準備晚餐,恩尼斯告訴賽蒙雖然一心在工作上,

但辦公室裡的人一點都不在意賽蒙,只在意新車、紅利、愚蠢的權利遊戲,

公司裡三百多個員工只有賽蒙沒有休假,在恩尼斯的建議下,

賽蒙嚮往的法國南部,

溫煦的陽光、輕柔的空氣、薰衣草飄香的星空,誘惑著賽蒙。

 

將軍跟喬仔在波美特監獄出來後,都在依斯勒上索格小鎮上生活,

將軍因為丈母娘過世留下的遺產買了一間小披薩餐館,

日子雖談不上舒暢快意,倒也穩定,喬仔則在工地工作,

那天聽到一位因紕漏而退休的警察到保全業任職的尚·路易跟老闆的談話,

在儲蓄銀行裝他保全系統有著缺失,因為客戶到保險箱時,不想被監視,

所以沒有裝電眼,而且保險箱的位置就在現在所在舊的下水道上方,

雖然將軍覺得整件事不可思議,但也將軍也沒有說不,表示將軍有興趣。

 

賽蒙進入辦公室跟秘書麗莎說自己要去法國南部休假,幫忙定機票、飯店相關事宜,

而且找來喬登,利用話術讓喬登心甘情願的代理賽蒙,

喬登本來就覺得自己能力很好,想掌管更高的權力,

賽蒙所丟的餌,很容易讓喬登上鉤,

賽蒙就這樣交代好,明天就要到法國去度假了。

 

到了巴黎跟穆列先生在聚餐,穆列先生是賽蒙買下穆列過半數股份時認識的,

賽蒙本來要去聖特洛佩,穆列建議賽蒙去盧貝隆,

古老的村莊、山巒起伏、沒有人潮、明亮的光線。

 

將軍做了功課,低調詢問,覺得可行,於是找來波特美監獄的昔日夥伴,共商大計,

計劃是在明年的七月十四日,整個城鎮在慶祝國慶,

費爾南用炸藥炸開保險箱房間的地板,因為沒有裝設警報系統,

所以有六到八個小時可以拿下銀行,

隔天因中午有兩個警察會做理性檢查,所以必須在中午之前離開,

但是不能從原路脫逃,

雖然市集很熱鬧,但看到有人從河中出來,還是相當奇怪,

於是將軍的計劃是大家將自行車跟裝備一起帶入銀行,

到時直接穿過銀行大門,騎著自行車離開,

只是大家要有良好的體能,高速騎上二、三十公里,就能應付這法國之旅。

 

賽蒙還沒有決定要去聖特洛佩還是盧貝隆,

還在猶豫著時,錯過了亞維儂地標,就想到附近卡瓦隆走走,

在開往山巒的小路上,遇上曳引車,

在退入農田時,排氣管被石頭撞的亂七八糟,

在巴西耶這個小村莊找到車廠,但零件必須從亞維儂甚至巴黎訂貨,

到貨加修理時間需要好幾天,賽蒙就在這沒有旅店的地方,

在喝酒的咖啡店租了一間小房間,

雖然房間小而樸素,但窗外的風景非常吸引賽蒙,

而且之前不曾喝過茴香酒,在法國南部居然迷戀上茴香酒。

 

早上讓曬在臉上的陽光喚醒,

獨自在村子裡探索,所到之處皆為美景,

繞了一圈來到修車廠,有位美女在跟修車廠老闆杜克洛爭論,

杜克洛一看到賽蒙就走到賽蒙身邊,離開那位女士妮珂·布維爾,

布維爾太太好奇著賽蒙跟杜克洛對話,

在知道賽蒙沒有車之下,自己提議要載賽蒙去租車,

而且去高爾德附近安克羅的飯店,一起用了午餐。

賽蒙問起舊警察局那塊空地,

妮珂說起那是一位建築師買的地要蓋房子,

但在一直追加下,最後破產,那塊地就放在那了。

 

一週後,約了妮珂午餐,來取車,結果杜克洛告知零件下週一定會到,

在倫敦,賽蒙早就發火,但在這,一切都無足輕重,

十分驚訝自己的冷靜從容,現在不僅像普羅旺斯人聳肩,

心態上,很多事都變得無所謂。

 

跟妮珂午餐約會後,賽蒙回到倫敦,開始了沒有了熱情的廣告業,

在跟保險套大王的簡報及卡洛琳來訪後,帶著不愉快的心情回到家,

恩尼斯告知妮珂來電,妮珂提議自己將賽蒙的車開回倫敦,

並告訴賽蒙一個好點子。

 

將軍在札卡北邊的荒僻鄉間找到一間穀倉,

這地方就是放所有的東西並訓練自行車的地方。

喬仔跟克勞德商量,擔心巴西爾跟尚無法跟上其他人的訓練計劃,

要不想辦法讓其結實起來,要不然就必須將其排除在外,

跟將軍討論後,要讓他們跟喬仔一起去工地。

 

妮珂來到倫敦跟賽蒙吃了一頓美好的晚餐,

賽蒙雖然似乎厭倦著自己的工作也沒了熱情,

但是不確定賽蒙是否真的會離開廣告業,所以沒有把自己的計劃說出,

而且也不確定那舊警察局地是否售讓,

離開餐廳時,秘書麗莎來電,季格樂先生要賽蒙到紐約談生意。

當時賽蒙被迫隨「沙奇士與羅威公司」到美國開疆闢土,

與「全球資源」廣告集團有交換股權的協議,而季格樂先生就是其經營者,

賽蒙跟季格樂就是互相爭奪的對象,被丟掉自己的領土,但也想佔有對方的領土。

這次客戶是財星五百大富豪,這筆是三億美金的生意,

在開了兩天會議後,終於拿到這筆生意。

 

回到家,有兩張字條,一張來自生活困頓的叔父威廉,

威廉是個藝術家也是個調情高手,每當威廉不經意的走進賽蒙生活,

總是會讓賽蒙付出昂貴的代價,

另一張字條則是妮珂留的,

妮珂明天就要回普羅旺斯,但有個好點子要告訴賽蒙。

 

妮珂跟賽蒙通了一通簡短的通話,妮珂拒絕透漏自己的想法,

兩個小時後,賽蒙搭上計程車,前往希斯洛機場,

來到馬賽,妮珂接賽蒙到上次入住的飯店,接著帶賽蒙參觀自己的家,

再散步到舊警察局,這時妮珂才說出自己的點子,

這裡是當時賽蒙想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模式,改變自己的職業,

這裡是妮珂為賽蒙改變職業的地方,這裡將是賽蒙的旅館。

 


兩人回到妮珂家,坐在爐火前,賽蒙問了工程的問題,之前屋主的計劃是公寓,

所以基本的電力與管路工程已經完成,游泳池已經開挖,水道也規劃完成,

整個工程只剩下最後的收尾工作 -

牆面處理、玻璃安裝、石板及配件安裝、燈飾與景觀規劃,

賽蒙繼續問直到完工需要多少錢,工期還需要多久?六個月內可以完成嗎?

繼續從建築師、建造許可、供應酒精執照、到員工、廚師等,

這時賽蒙覺得既然要研究廚師,那就研究一下晚餐的廚師,


妮珂則提議在家裡吃,妮珂可以做個簡單的義大利麵,

兩人度過了美好的夜晚,隔天到機場,賽蒙想要試看看,

雖然自己沒有耐心,也不夠細心,

但如果恩尼斯願意的話,那就真的是可行的計劃。

 

將軍買了兩份普羅旺斯報放在信封袋裡,充當契據和合約,

與儲蓄銀行的米勒先生碰面,要求租保險櫃,

米勒先生帶著將軍來到保險箱,第一道門是純鋼製門,大概六、七公分厚,

第二道門是方管鋼製鐵條,保險箱只能在主鑰匙與個人個人鑰匙合併才能開啟,

將軍找了個理由,自己留在保險箱裡,將軍需要知道鋼條的厚度,

還有後門跟地板,丈量及畫下房間的草圖,還掀開地毯,地板是強化混凝土製成。

 


賽蒙到公司上班,找來喬登,新聞報導有高階主管離職還會帶走大筆生意,

喬登承認是自己在吃飯跟朋友聊天時,隔壁的人聽到了談話內容才會有這報導,

賽蒙利用大客戶的生意讓喬登知道會有什麼影響,而且需要喬登是否可以讓人信賴,

現在是好時機,不老實的渾蛋喬登當然要帶走客戶,自己創業,

現在有了派克這家新客戶,賽蒙有足夠的錢讓喬登繼續留下來效命,

賽蒙能不能離開公司,端看喬登是否留下來。

 

賽蒙找來恩尼斯,告訴要在普羅旺斯經營一家飯店,

恩尼斯以為賽蒙要自己離開廣告業而放下自己時,恩尼斯祝賽蒙好運,

但賽蒙對自己的表達能力差抱歉,賽蒙需要恩尼斯一起去,才能實現這個夢想,

賽蒙有錢,有合約,有膽識,那是不夠的,

賽蒙需要恩尼斯的細節能力,把飯店處置的妥妥當當的,

恩尼斯接受了這個好機會,經營飯店可以揮灑自己的創意天賦。

 

賽蒙跟恩尼斯跟妮珂在舊警察局等設計師,

今天在公證人辦公室辦好手續,舊警察局已經轉手成為賽蒙資產,

陰雨天無法讓恩尼斯看到美景,但環境跟即將實現的飯店讓恩尼斯心情很好,

找來的設計師布朗克先生則是以不延遲完工為特點。

結束與布朗克先生的會面,三人來到市長的咖啡館,

三人決定飯店的名字,妮珂脫口而出的茴香酒,

就在三人同意下,茴香酒店就成了飯店的名字。

 

賽蒙在年底把一些該做的事告一段落,重要的客戶已經打過招呼,

辦公室舉辦的派對也一一致意,發了紅利,加了薪,

現在輪到自己,包了一架七人座噴射機前往馬賽,

為了酒店的開幕,先在飯店舉辦一個派對,讓在當地出現一個新飯店有個好印象,

在飛機上研究了克勞區先生,這個打著環保訴求實有著反對任何進步東西的假紳士,

賽蒙看著克勞區文章通路數據,腦海中匯聚一種想法。

 

賽蒙在派對裡見了克勞區先生,克勞區對賽蒙的旅館果然有著負面想法,

賽蒙要克勞區單獨過去談談克勞區口中的宣傳,

賽蒙希望這間旅館的消息不要出現在任何報導中,

而克勞區提出要有代價,而且根據對話方向可能沒有什麼代價可以阻止,

克勞區覺得自己在全球報的讀者有七十五萬名,

賽蒙則告訴克勞區,近三年閱報率逐漸下滑,

這是為什麼取多廣告每年花四百萬買版面的原因,

賽蒙告訴克勞區,未來六個月內,克勞區的專欄或是其他報紙提到賽蒙的旅館,

賽蒙會把全球報的廣告全數拉下來,

而且賽蒙不是跟編輯交涉,而是直接跟經營者交涉,就是克勞區的老闆,

克勞區還威脅這將是一篇恐嚇的報導文章,賽蒙則說,如果事情真的這樣演變,

第一,賽蒙會否認,第二,賽蒙會把廣告拉下來,

第三,賽蒙會告克勞區,不是告報社。

 

派對舉辦的不錯,此地居民視飯店為娛樂的根源,可能帶來繁榮,

讓房地產因而增值,造就更多的工作機會,讓子女不需離家背井,

觀光業是相當具有吸引力的。

 

喬登接賽蒙來到達克萊里治飯店見季格樂,賽蒙告知自己的離職及自己的新聞稿,

季格樂對賽蒙的去職樂觀其成,因為這樣一來,季格樂就成為業界翹楚,

喬登則可以有更高階的頭銜,在季格樂跟喬登列著客戶,評估可能造成的傷害,

賽蒙知道自己在季格樂的定義裡,賽蒙已經成為歷史,

細節將由律師處理,賽蒙已經出局了。

 

賽蒙跟恩尼斯載著恩尼斯的狗 - 吉奔太太,開著老阿姆斯壯老爺車前往巴西耶,

到了之後,妮珂告訴目前飯店進度,最主要的要確定飯店大廚,

人選一位是在海濱大飯店擔任副主廚的年輕人,

想掌管自己的廚房,但拒絕過來烹調做試吃,

除非派車過去接,並付五千法郎差旅費,還不展示烹調身手。

另一位是當地人潘太太,脾氣有點怪,

之前因客戶說鴨肉燒焦,氣的跟客人大吵一架,而且直接離開了廚房,

但因另一位年輕人不做試吃,於是說服潘太太,潘太太願意過來看看飯店跟廚房,

如果潘太太滿意,就在廚房一展廚藝,

不然就必須在馬斯圖得洪餐廳請潘太太吃午餐,

潘太太看了後,留下恩尼斯當助手,

妮珂帶著賽蒙到舊貨中心買了恩尼斯想要的布魯賽爾尿尿小童。

回到飯店,一起吃了美味的午餐,

恩尼斯的恭維讓潘太太變得大方而不拘泥,

在餐桌上不談公事的潘太太離開後,賽蒙知道旅館的廚子有著落了。

 

接下來幾個禮拜,賽蒙唯一功能就是簽支票,

潘太太監督廚房,應徵副主廚,決定酒單,

恩尼斯則是飯店所有其他的設計、佈置,妮珂是負責所有服務人員,

除此之外,就帶恩尼斯到處購買所須物品,

連吉奔太太自己都有任務,任命自己當布朗克助手。

 

市長女兒法蘭絲娃過來應徵,想離開父親開的咖啡館,過自己想要的日子。

 

賽蒙以前的同事 ,公司文案負責人- 強尼·哈瑞斯來電,

告訴賽蒙有篇文章報導賽蒙強暴了小村莊,知道克勞區利用別人的名義寫文章,

裡面還有自己被訪問的橋段,這樣就不會讓自己惹禍上身,

強尼在開幕時會過來,做點免費廣告。

 

布朗克先生來報告隔壁太太對於飯店泳池有意見,

因為擔心會有裸體日光浴事件,認為行為不妥,

賽蒙做為飯店經營者到隔壁做外交,保證客人會舉止合宜,

賽蒙也會特別注意這件事,太太終於點頭認可。

 

隔週大部分的工作已經完成,接下來就是飯店的宣傳,最好是口耳相傳,

賽蒙提議六月有一個廣告慶典 - 廣告影片展,

到時請一些導演、製片、廣告公司人員過來度假。

 

旅館開幕日期定在六月第一個星期六,法蘭絲娃在前臺做接待工作,

季格樂先生突然來電,要賽蒙幫忙注意漢普頓·派克的小孩柏尼·漢普頓·派克,

柏尼輟學一年,明天要到離巴西耶二十分車程的拉科斯。

 

雜誌社的三位女士先行到達,恩尼斯帶著參觀整個旅館,

一下子來了幾個從廣告影片展來的廣告人,

賽蒙詢問法蘭絲娃,知道菲利普·穆列先生已經到了,

而強尼·哈瑞斯也載著女伴開著車抵達旅館。

 

比利·錢德勒來電說有麻煩,比利是全倫敦最好鬥的攝影師,

比利在卡瓦隆下車買香煙時碰到麻煩,

比利以為有人在他車上,拖下來,海扁一頓,

結果那輛車不是比利的,比利誤認了車子,

賽蒙要比利什麼都不要說,乖乖待著,賽蒙在警局做出會做所有的賠償後,

將比利領出警局,回到旅館參加接下來的活動。

 

強尼聽不懂法文,於是沒有八卦消息,賽蒙領著強尼認識黛安娜·普列斯珂,

黛安娜可以提供強尼所有說英文的八卦消息。

 

尚路易帶著馬賽來的安烈戈過來再度介紹保全系統。

 

一切都還算順利,除了吉奔太太偷咬了一位女士的袋子,

尚路易一口咬定竊賊已經拿著袋子越過義大利邊界了,

此時說明安裝保全系統的重要性,

後來才發現是吉奔太太咬著那袋子,最後在恩尼斯訓斥下,

吉奔太太夾著尾巴尋找潘太太的安慰。

 

柏尼騎著自行車到訪,賽蒙不在旅館,柏尼有課先行離開。

賽蒙收到來自威廉叔父的信,即將來訪,

賽蒙與妮珂與恩尼斯商量要給叔父找個寡婦,

不然就會在旅館久佔一個房間,老死在這裡。

 

恩尼斯已經在這裡找到可以揮灑自己所長的天地,

賽蒙在旅館一切步上軌道後,還在尋找,

妮珂跟法蘭絲娃則在辦公室裡,對著文件埋頭苦幹,

賽蒙離開旅館到咖啡館喝杯葡萄酒順便找人聊聊,

而在咖啡店遇到克勞區,對於克勞區文章的指責,賽蒙給了自己的辯駁。

 

柏尼養成了幾乎每天下午騎車到旅館的習慣,

一方面感興趣的看著潘太太在廚房忙東忙西,

一方面企圖克服橫阻在跟法蘭絲娃之間的語言障礙。

 

賽蒙接威廉叔父來到了旅館,威廉叔父一眼看出恩尼斯是個珍貴的盟友,

於是提議要為恩尼斯作畫並將吉奔太太也納入畫作之中。

 

七個自行車手已經訓練成輕鬆的馳騁一百公里,

經過依勒斯-上-索格,到達佩尼斯,穿越維納斯克與莫爾斯,來到 D2 公路,

然後爬過最後一個山坡,回到高爾德。

將軍在餐廳準備好午餐。

將軍說著自己的計劃,因為坐牢被採了指紋,

所以行事當晚,一定要戴上手套,把廂型車停在後門左邊,自行車在裡面,

晚上會把自行車牽出,鎖在欄杆上,兩把鑰匙分別由喬仔、巴希爾保管。

 

威廉叔父善用自己白吃客的魅力與詭計,住進了恩尼斯所租的房子裡。

 

賽蒙跟安烈戈的午餐推卻了好幾次,

但在尚路易不友善的暗示下,還是有了這次午餐,

賽蒙思考著要談論怎樣的話題才妥當,

安烈戈暗示著每個人都必須獲利,採購、泳池維護什麼的,都需要有人負責。

 

前任蕭太太來訪,帶著強納森·愛德華,

強納森服務於李文森公司,從事商業投資,

卡洛琳希望可以住下來,賽蒙失望著說旅館已經客滿,

卡洛琳希望可以跟賽蒙好好聊聊,此時妮珂出現解救了賽蒙,

在高爾德幫卡洛琳定了一間房。

 

喬仔檢視所有的東西,戴上鑰匙的項鍊,穿戴整齊,等待集合的時間到來,

在卡瓦隆郊區的公寓裡,其他人也正端視著手錶上時間緩慢的移動。

十點不到,博雷爾兄弟的廂型車就來到車站的停車場,

喬仔從黑暗中出來,爬進後車廂,其他人陸續來到,

巴希爾、尚、克勞德、炸藥高手費爾南,

最後在一家古董商倉庫對面停好車,

來到銀行後門,將軍已經照計劃把廂型車停在銀行後門左邊,

喬仔過去把風,用打火機的亮光當訊號,一個一個依序鑽進水裡,潛入下水道,

排成一列的人緩緩移動,到達保險櫃房間的正中央下方,

十二點午夜鐘聲到來,市長侄子宣佈施放煙火,

此時費爾南點燃炸藥,炸出進入保險櫃房間的洞,

進入房間後,費爾南思考炸開所有保險箱,

三點將軍到廂型車把自行車鎖在旁邊欄杆上,

喬仔發揮領導作用,讓在等待時間裡保持士氣,

喬仔問每個人對未來的想法,結果所有人都沒有大野心,

只想生活容易一點,自力更生,不要有老闆,不要被告知做這做那,

不再被當做無用之人看待,就是這樣的自立,

十一點半炸開銀行後門,所有人騎著自行車揚長而去。

將軍等在自行車道入口的轉彎處,終於看到通過彎道的身影,

將軍走到馬路中央,兩手高舉過頭,比出勝利手勢,

當最後一個人通過將軍,將軍臉上笑容瞬間凍結,幾乎崩潰,

他們應該有七個人,但自行車道上的人頭,居然有八個。

 

柏尼看到在這樣的年紀,有著這樣的身材,

柏尼決定追隨他們,放棄自己隻身一人的訓練計劃,

到達目的地之後,所有人狐疑的看著柏尼,

柏尼看著一張張狐疑的臉,散落的鈔票,

給了一個不太在意的微笑要離開,將軍下令將柏尼帶到穀倉。

將軍得知柏尼父親是有錢人,於是想利用柏尼得到贖金,

柏尼希望可以聯絡賽蒙,離自己比較近,應該可以幫上忙。

 

賽蒙在學校主任的聯絡下,知道柏尼行蹤不明,

今天接到將軍的電話,要賽蒙準備一千萬法郎的贖金,

賽蒙打電話給季格樂要派克的電話,但派克現在在前往東京的路上,聯絡不上,

賽蒙沒有一千萬法郎,相當於兩百萬美金,於是希望季格樂可以出這筆錢,

季格樂本來猶豫著,但為了派克這個客戶,還是出了這筆錢,

但要賽蒙簽一張協議,把賽蒙股票抵押給公司,

四點派克來了電話,要等獲得許可,才能飛到亞維儂。

 

因為柏尼的失蹤,學校主任已經報警,警察來到茴香酒店,賽蒙告知柏尼被綁架,

賽蒙以柏尼安全為由,希望警方不要介入,

但老鳥警察知道這富裕美國家庭成員失蹤,是件犯罪案件,榮耀跟升遷,

億萬富翁父親的感激,全國性電視的露臉,讓警察一定要介入,

此時通知錢已經匯入,賽蒙要求警察一同去銀行領錢。

 

將軍需要安列戈幫助準備護照,

賽蒙打給安列戈告知柏尼被綁架,希望可以得到幫忙,

安列戈在手下的彙報,知道這兩件事的關聯,

安列戈親自去跟將軍做護照交易,在將軍上車後,讓將軍知道自己知道這起綁架案,

安列戈要將軍讓自己安排潛逃出境,不然新護照上的名字就會被警方知道,

護照要了將軍五十萬法郎,接下來的潛逃也要五十萬法郎,

將軍強迫自己冷靜,不受威脅,想個計劃好好整安列戈一頓。

 

將軍打電話給賽蒙,要賽蒙隻身開車前往雪松森林邊緣的停車場,

徒步進入森林,四公里後,在右邊看到多明尼亞梅奈爾柏森林指示牌,

把錢放在指示牌下,一切順利的話,柏尼在明天早上就會獲釋。

 

將軍打了通電話,讓安列戈在前往日諾亞途中被臨檢,

海關人員看到隆河河口車牌的黑色賓士車,就將車攔下,要求做檢查。

 

賽蒙獨自一人開著車去交贖款,

喬仔跟巴希爾躲在暗處,等賽蒙離開後,拿著錢袋離開。

 

將軍要求所有人坐巴士離開,不要一起走,不要一起上同一台巴士,

喬仔問為什麼選擇巴士時,將軍覺得警方會朝飛車或是機場搜索,

沒有人會注意載滿觀光客的大巴士,有時候最緩慢的逃脫方式,卻也是最佳方式。

 

所有人在茴香酒店等著柏尼,柏尼在吃完晚餐後,就因裡面的安眠藥而不省人事,

隔天早上醒來後,發現已經沒人看守,

自己回到茴香酒店,所有人總算鬆了一口氣。

恩尼斯籌劃了晚餐聚會,歡迎柏尼安全歸來,

晚餐結束後,派克因為兒子柏尼遭綁架而思考自己的生活,

柏尼告訴父親,自己喜歡這裡,希望留下跟潘太太學習,

派克知道法蘭絲娃也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派克跟賽蒙聊天,說了自己目前的想法,希望以後有更多的時間可以陪伴家人,

所以給了賽蒙一個建議,希望賽蒙可以到派克公司工作,

因為賽蒙瞭解廣告業,有錢不怕被炒魷魚,所以敢表達真正獨力的意見,

而且相信賽蒙可以跟自己相處的很好,賽蒙有興趣,但當初把恩尼斯找來,

現在這樣離開不好,於是派克加上一個投資,

派克把茴香酒店買下來,把恩尼斯算上一份,而且會好好照應恩尼斯。

 

賽蒙、恩尼斯、妮珂在廚房商量派克的提議,最後決定恩尼斯留下管理茴香酒店,

妮珂跟賽蒙離開,接受派克的工作。

 

 

彼得‧梅爾寫了很多本關於法國普羅旺斯的書,

就是因為彼得‧梅爾的書,於是對於普羅旺斯有這一定要去旅行一次的地方,

在 2018 終於踏上了法國國土,到了夢寐以求的普羅旺斯,

雖然沒有像彼得‧梅爾那樣的生活在普羅旺斯,

但空氣、氣味、氛圍、居民,再再吸引著我,

非常非常喜歡的普羅旺斯。

 

 

    全站熱搜

    BEN 愛戀海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