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之中  

箱之中    箱の中

作者 : 木原音瀨

譯者 : 游若琪

 

堂野崇文前年的春天三月十六日晚上七點過後在車站下車,

突然有名女子抓住他的手臂說堂野是色狼,

堂野宣稱自己沒有做這件事,但有名女子也跟著附和,

在堂野不認罪的過程中,法官認為堂野沒有悔意,於是堂野被判了兩年徒刑,

女子的證詞還說每天都被堂野上下其手,於是雖然堂野是初犯卻不得緩刑,

考量過後,在看守所的刑期可以扣除八成,於是堂野就需要服刑十個月。

 

堂野住進監獄雜居房 306 號室,舍長一個禮拜輪流一次,

這個禮拜是工場三班班長芝,其中還有喜多川、三橋、公文。

 

有天堂野妹妹朋子來面會,告知媽媽得了胃潰瘍,爸爸要退休回老家,

朋子則跟未婚夫分手了,要自己租房子住,

堂野的悶悶不樂被三橋發現,三橋告訴堂野自己也是冤獄,跟朋友合作進行交易,

對方卻報警,判了三橋詐欺罪,因兩人都是冤獄,因此兩人走的比較近。

有天喜多川突然跟堂野說,三橋 騙子,堂野有點在意但也一下子就忘記了,

三橋在假釋前跟堂野說要提國家賠償,於是堂野告知了老家的地址,

然而三橋卻說自己還不知道會住哪。

之後堂野媽媽來面會,說堂野大學同學高村來家裡說認識高層可以解決堂野的事,

需要三百萬,堂野媽媽為了兒子不疑有他就匯了錢,

但堂野沒有高村的同學,專科裡也沒有會在警視廳任職的人。

知道自己被三橋騙了之後,非常絕望,不只想殺了三橋還想自殺,

夏木跑來跟堂野說自己知道三橋要騙他的事,還說這是上當的人的錯,

堂野氣到打了夏木,被關進了違規房。

堂野因為三橋的關係變得不相信人,但沈默寡言的喜多川卻默默的照顧著堂野,

當堂野因三橋的背叛與在獄中的不滿無奈而難過,

喜多川撫摸著堂野的額頭讓堂野冷靜下來,

堂野感冒,喜多川不知哪來的藥錠讓堂野感冒好轉,

喜多川做了這麼多事,主要不是真的對堂野關心,

而是希望可以從堂野口中聽到謝謝。

有天堂野提議喜多川一起看書,堂野看著一棟老建築出神引起喜多川注意,

喜多川要堂野把自己老家的佈局畫清楚,

玄關、房間、樓梯、浴室、廚房、窗戶、院子都標示清楚,

喜多川就用手指在平面圖上比劃,喜多川回答說,感覺很寬敞,我在跑步,

堂野反問喜多川,喜多川就住在一坪大的空間,只有一個門,其他什麼都沒有,

食物從窗戶丟進來,有時候媽媽還會忘記。

後來去了伯母家,因為太久沒說話,忘記了怎麼說話,在伯母家都只待在房間裡,

肚子餓走出房間,發現一個人都沒有,

喜多川後來就到育幼院去了,國中畢業後就去工作了。

因為喜多川對建築物有興趣,堂野就借了相關的書籍,

喜多川從一開始像小朋友的圖案進步神速,連其他獄友都覺得喜多川畫的很棒,

喜多川希望得到堂野的稱讚,

但堂野覺得喜多川是要為自己而畫而不是為了堂野的稱讚,

喜多川因此而生氣,不繼續畫圖了,連交談都沒有,

因為在喜多川的觀念裡,任何事情都是交易,

喜多川為了堂野做任何事就是為了一句感謝。

喜多川從小就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由於堂野的關心引導,

喜多川變成小孩一樣依賴著堂野,

兩人的形影不離,在大家眼中變成了兩人有一腿,

雖然不希望被這麼說,但對從小沒有受到關心的喜多川,堂野還是沒有疏遠喜多川,

堂野對這麼單純的喜多川會殺人很懷疑,於是問了喜多川,

十年沒見的母親來跟喜多川要了多次錢,有次喜多川說已經沒錢了,

母親就要喜多川殺一個男人,不然自己就會被殺,喜多川就這樣犯了殺人罪。

 

喜多川突然向堂野表白,表明自己想跟堂野做愛,

喜多川以前並不會對同性有這樣的念頭,人會突然變成同性戀嗎,

可是喜多川就是喜歡著堂野,想跟堂野做愛,喜多川不理會堂野的警告,

還說會讓堂野喜歡上自己,喜歡到想跟喜多川做愛。

在晚上睡覺時,喜多川會偷吻堂野,

有次喜多川有二級懲役聚會,回來後大家都分到一塊餅乾,就是堂野沒有,

到了晚上喜多川給了堂野餅乾,對於甜食的誘惑讓堂野忽略了喜多川吻上了自己,

喜多川的舌頭在堂野口中伴隨著甜味的口腔攪動,讓堂野有了反應,

然而喜多川吻完後,就翻身躺回自己位置睡覺,

堂野居然在夢境中在喜多川逗弄中射精了。

 

再過三個月堂野就要出獄了,這樣的喜多川心情變的很糟,

有天晚上因要出獄的堂野放鬆心情以為是在夢境中喜多川吻著自己而回應,

之後才發現是現實,兩人的吻跟身體摩擦讓堂野硬了,

堂野喝斥喜多川停止動作,喜多川卻把手伸進睡褲中,堂野在喜多川手中解放了。

喜多川想著出獄之後可以跟堂野在一起,

可是堂野騙了喜多川說自己有女朋友在外面等著,

喜多川思考後,希望出獄後可以跟堂野一起住,

如果堂野跟女朋友同居了,自己就住在隔壁,每天可以見堂野一面就好,

在堂野剩下的一個月獄期中,維持之前的關係,堂野以為是心理層面就答應了,

然而喜多川是包括著生理層面。

有天突然響起警報器,喜多川知道這個時候不會有警衛巡邏,

就這樣在大家面前強暴了堂野,

堂野消極著不理喜多川,有天晚上有人在逗弄堂野,

堂野以為是喜多川,結果是柿崎,( 三橋出獄後,新來的獄友 )

喜多川死命揍著柿崎,柿崎被帶去醫務室,喜多川被帶到偵訊室。

之後柿崎換了牢房,直到堂野出獄日到來,喜多川都沒回到原來的牢房,

堂野本來想要芝轉達自己老家的地址給喜多川,

但芝要堂野想清楚,出獄後還要跟喜多川維持這樣的關係嗎,

思考後,還是沒留下地址。

 

出獄後堂野在一家食品公司當會計,

小七歲的後輩讓堂野告白,兩人在一起後,因女友懷孕而定了婚事,

原本在喜多川出獄日要去接喜多川,

因為想到喜多川出獄一個人,不會有任何人食去接,覺得很可憐,

然而堂野就坐在床上隨著時間流逝但卻無法動彈,想見喜多川又怕見到喜多川,

等到太陽下山,胸口一熱,淚水湧了上來,卻找不到詞彙解釋這哭泣的理由。

 

喜多川出獄後,六年來找了好幾家偵探事務所想找堂野,

但都被拒絕了,因為線索太少,找到人的機率很低,

這次來到西山偵探事務所,接待的是大江,

一樣因為線索太少,大江跟所長討論後還是決定拒絕,

隔天回事務所路上就遇到等著的喜多川,從聊天知道了喜多川跟堂野的關係,

而且喜多川執意要找堂野,雖然大江勸喜多川不要浪費這些錢,

但喜多川不在意錢,在意的是能不能找到堂野。

 

大江的薪水讓妻子很不滿意也不能讓女兒唸私立大學,

所以妻子希望大江可以到自己父親的建築公司上班,

再跟喜多川聊了之後,產生了一個念頭,自己以私人名義接下委託,

反正本來找到堂野的機會就很渺茫,

自己就算不努力尋找也沒人知道就可以虛報調查費,自己的年終獎金就有著落了,

為了讓這欺騙喜多川的欺詐更真實,提出要喜多川把之前其他徵信社的報告帶來,

這樣就可以排除掉已經調查過的線索,並且跟喜多川預收了十萬元的調查費,

喜多川帶來的資料裡,還有一張喜多川自己畫的堂野畫像。

有天跟事務所後輩喝完酒回家,路上喜多川叫住大江,

原來喜多川在打工,因為畢竟請偵探要花很多錢,大江因此內疚感由生。

每半個月收十萬元,這次是第六次,發現喜多川生病發燒了,

所以請假沒上班,只能給七萬元,

大江心裡過意不去,於是叫了計程車帶著喜多川回北島製鐵工廠,

從其他人口中知道喜多川跟堂野的關係,而且喜多川是個殺人犯,

大江自己越想越覺得可怕,雖然最後一次的七萬在披在喜多川的外衣口袋中,

但還是儘早結束跟喜多川的關係,於是開始努力製作像樣的報告書。

幾天後,喜多川來找大江,歸還那天送喜多川回去被另外一起工作的富爺偷的皮夾,

喜多川還是希望大江可以繼續找堂野,缺的錢會想辦法補上,

大江卻勸喜多川要放棄調查,因為太花錢了,而且找到人的機率實在是太低,

隔天大江將報告書郵寄給喜多川還附上自己手機聯絡方式,

但喜多川卻沒有任何消息。

 

年關將近時,有位六十歲上下的男子指名要找大江,這名男子就是芝,

要委託調查的是芝有位朋友找了偵探找人卻被偵探詐騙,要調查的就是這位偵探,

芝從頭到尾都沒指名道姓,反而好聲好氣的敘述整件事情,芝就離開了。

在路口轉角追到了芝,芝沒有把這件詐欺的事告訴喜多川,

但是為了不要報警,芝會正式在事務所簽約成為委託人,

在三個月內找到堂野,不然在事務所就開始錄音的證據就會成為報警的證據。

兩個月時間過去了,還是沒有任何消息,想到堂野是個色狼還欺騙喜多川的感情,

大江就很討厭堂野,但為了自己的詐欺行為不要被報警,只好忍著繼續尋找,

沒辦法只好約芝見面,說出自己的難處,

也請芝想想有沒有任何的線索,多小都沒關係,

談過之後,才發現堂野是冤獄,本人老實、重感情、表裡如一,

大江轉而站在堂野的立場思考開始找人。

大江假借松崎武利的名義參加了性騷擾冤獄的團體聚會,

在入口處強制看了名冊,終於看到了堂野崇文的名字,

在整個過程中都沒看到長得像喜多川畫作的男子,

最後在電梯旁的幾個工作人員中發現了堂野,大江跟蹤堂野來到了神奈川橫濱下車,

可是大江居然在一個公園跟丟了堂野,只好先打道回府,

之後再向性騷擾冤獄團體打聽堂野的住處。

因為要挨家挨戶打聽堂野的消息,於是聯絡芝要求多給幾天寬限期,

芝把喜多川也帶來了,芝介紹大江是自己的遠房親戚,在路上偶然遇到的,

又聽喜多川說找偵探的事,才把兩人連上,大江將調查的結果告訴喜多川,

知道堂野住在神奈川橫濱某町附近,只是確定地址還不知道,

喜多川雖然沒有激動的動作跟表情,但從他手中握住的地圖知道喜多川心中很激動,

之後就像子彈般跑出去了,

大江不懂喜多川跟堂野在獄中短短的將近一年時間怎麼比得上自己十幾年的婚姻,

結果回家後,看到桌上妻子已經簽好名的離婚協議書。

 

喜多川來到大江跟丟堂野的小公園,意外的遇到了堂野,也知道堂野結婚有了女兒,

喜多川問了堂野的地址後就離開了,堂野原本擔心喜多川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結果什麼事都沒發生,也沒喜多川的消息。

到了五月中旬,回家家裡有蕎麥麵,是喜多川送來的,因為喜多川搬到了附近,

隔天堂野找個理由出門打電話給喜多川,喜多川說芝叫他放棄,但是就是做不到,

只是想離堂野近一點,對堂野述說著自己的心意。

兩個禮拜後,喜多川到堂野公司等堂野,這天跟那天打電話給喜多川一樣下大雨,

堂野要喜多川上車,一起回家,喜多川期待著自己可以跟堂野單獨相處,

而堂野提議到家裡,喜多川雖不情願,

但也跟著進到堂野家中,之後陪著喜多川走回家。

 

之後喜多川偶爾會自己在堂野家吃晚餐跟堂野女兒穗花玩,

有天喜多川跟穗花玩累了,兩人一起睡在沙發上,堂野回來後,載著喜多川回家,

喜多川說堂野老婆麻理子說想生第二個,喜多川表情嚴肅的說,自己會去死,

這樣就可以投胎成為堂野的小孩就可以永遠跟堂野在一起了。

 

有天麻理子跟高中同學有聚餐,本來已經談好堂野提早下班照顧女兒,

突然同事生病導致公事做不完,就在不知道怎麼辦時,下雨了,

下雨喜多川就不需要上班,於是拜託了喜多川。

回家後,麻理子還沒回家,堂野帶著穗花載喜多川回家,

喜多川突然要謝禮,因為照顧穗花,

等到穗花十六歲時還像現在一樣喜歡喜多川的話,就把穗花給他,

因為堂野要喜多川找個喜歡的人組織家庭,穗花現在一直說要當喜多川的新娘,

所以當穗花十六歲時還喜歡喜多川的話,就跟穗花組織家庭,

要堂野繼續生小孩,生到喜多川帶走一個也沒關係的程度,

這天生氣的堂野沒送喜多川回家。

 

有天麻理子午睡,看錄音帶的穗花不見了,

本以為是喜多川到家裡兩人跑出去玩,結果不是,

穗花真的失蹤了,找到晚上九點都沒消息,只好報警。

警官柏井負責這次失蹤案,沒有找到穗花所以應該不是走失,

沒有勒索電話,應該不是綁架,

在附近河底什麼的都沒找到穗花,應該不是意外,現在擔心是誘拐猥褻。

有個小男孩說,下午一點多,穗花跟著一位戴著黑帽子的高大男子牽手走著,

麻理子懷疑喜多川,因為喜多川星期日都會來陪穗花玩,

就穗花失蹤那星期日沒到家裡來,晚上十一點以真實姓名報導了綁架新聞,

隔天清晨五點半過後,柏井打電話來要堂野認屍,

結果認定是穗花,而且喜多川是嫌疑犯,

處理好了喪事後,突然發現麻理子懷孕了,但麻理子並沒有欣喜的表情。

 

喪禮之後三天,柏井來找堂野,有個電話匿報,

有個國中生在距離發現穗花遺體的橋上看到一個身穿黑衣高大的女人,

因為那女人看著橋下面笑,覺得噁心,所以印象深刻。

幾天後,柏井要堂野夫婦到警局,抓到真正犯人了,

犯人是田口繪利,麻理子以前工作超市店長的太太,

因為麻理子跟田口浩之的婚外情泄漏而離職,

田口繪利憎恨丈夫浩之婚外情的年輕女子,

而且兩人沒有小孩,持續接受不孕症治療,

這時發現老公的婚外情,要讓麻理子一個教訓,於是殺害了穗花。

 

麻理子肚子裡的孩子是外遇對象的,麻理子覺得一切不是她的錯,

自己還是愛著堂野,如果堂野不要這孩子可以打掉,

任性的麻理子讓堂野忍無可忍,沒做錯事的自己居然要承受這麼多,

連一個小生命的未來要堂野承擔,無辜的孩子不忍心打掉,但也無法愛這個孩子,

於是漫無目的的開著快車,最後來到穗花被殺害的橋上,發現黃色花圈,

那是喜多川承諾要做給穗花的,於是來到喜多川家裡。

喜多川責怪自己,那天如果不要酒喝多,依約到堂野家,穗花就不會遇害了,

極度失望的喜多川又強迫了堂野,

雖然交合的地方陣陣作痛,但卻沒有拒絕喜多川的吻。

 

堂野對著愛有疑惑,自己原本愛著妻子,因為外遇,愛就消失了,

還是從一開始就沒愛過麻理子呢 ?

對於睡在旁邊的喜多川又是什麼心情呢 ? 想吻著他又是什麼心情呢 ?

因為妻子的背叛,所以逃進另一個人的懷抱嗎 ?

 

醒來的堂野在院子看到喜多川正在做著黃色花圈,

這是今天的份,花枯的很快,穗花應該不喜歡枯掉的花,

因為喜多川曾經聽過,心裡想著一個人,也是祭拜的一種方法,

所以一邊做花圈,一邊想著穗花,

此刻,堂野不去想愛情到底是什麼,是真是假,此時覺得自己真的愛這個男人。

 

堂野回家提出離婚,麻理子不願意鬧自殺,

麻理子隔天從醫院回家後,堂野告訴了麻理子自己跟喜多川的關係。

 

堂野在到喜多川家的路上,發現喜多川騎著腳踏車往反方向去,

堂野跟著,來到穗花遇害的橋上,

麻理子推了喜多川,喜多川掉出橋外只有單手抓住,

堂野抓住喜多川只抓著橋的手,

喜多川要堂野放手,因為會有一個小孩出生,堂野又會有一個溫暖的家,

再下去,堂野無法撐住兩人的重量會一起掉下去,

然而堂野放手了,兩人一起墜入河底,喜多川拉著昏厥的堂野到岸邊,

對喜多川說出自己的心意,堂野如果只能跟一個人在一起,那就是喜多川。

 

雖然麻理子努力要維持婚姻,肚子也漸漸大起來,

麻理子的父母希望堂野再考慮一下,

但堂野堅決要離婚,最後麻理子提出如果堂野願意承認孩子就離婚,

兩人拖了一年的離婚總算成立了。

 

喜多川認為自己的夢想實現了,

有自己的家,家裡面有堂野,還可以養狗。

 

 

愛一個人,需要分男女嗎,

現在多少的離婚家庭讓小孩過著單親的生活。

選舉時有同性婚姻的議題,

剛好有機會跟五六十歲的媽媽朋友的朋友聊到這個問題,

她的疑問是那誰是爸爸誰是媽媽呢,

相信很多人也是這樣的想法,

為什麼要想的這麼狹隘呢 ?

單親的小孩也沒有爸爸媽媽都在啊,

被一男一女所生下的小孩也有很多小孩被拋棄了,

難道這些小孩長大之後都會長歪了嗎 ? 都會變成有問題的大人嗎 ?

現在國外有多少被同性婚姻領養的小孩過著比這些所謂正常婚姻的小孩幸福,

所以重點不在一個爸爸一個媽媽,

重點在於這個家庭是不是可以讓小孩幸福的家庭,

而這家庭不一定要是一個爸爸一個媽媽。

 

什麼樣的愛可以如此深刻,

可以只愛著一個人愛到無法自拔,

也許雖然過程中喜多川有點強迫有點逼迫的意味,

但是如果堂野沒有這麼意思的話,是可以斷了這段關係的,

在現在這個社會中,大家還是以一夫一妻的觀點在看這世界,

你們兩個男人的愛是能多永久,抵得過夫妻十幾年的感情嗎,

然而現在很多夫妻,都像大江夫妻一樣,有名無實。

 

愛就是愛,無關性別、種族,任何形式的愛都是愛。

愛最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 愛戀海豚 的頭像
BEN 愛戀海豚

BEN 愛戀海豚

BEN 愛戀海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