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パラレルワールド・ラブストーリー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王蘊潔

 

敦賀崇史唸研究所時,

發現每週二在對面的電車上會有一頭長髮、一雙大眼睛的女孩,

一樣站在車門旁看著窗外,當山手線跟京濱東北線兩列列車相會時,

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對面車廂的乘客,

時間久了,發現自己愛上了那個女生,

而且也發現對面的女生也注視著自己,就在那相會的短短兩三秒鐘。

崇史完成碩士課程,最後一次搭乘山手線時,決定冒一次險,

轉去搭京濱東北線,到那女孩站的位置,然而並沒有看到那女孩,

失望之餘,在對面的車廂內看到那女孩在車廂裡走動,

急忙下車,搭上山手線,卻沒找到那女孩。

 

崇史今天要跟死黨摯友三輪智彥見面,兩人從中學到研究所都是同學,

智彥今天要介紹女朋友給崇史認識,

為了避免兩男一女的尷尬,於是找來以前網球社同學夏江一起參加,

崇史告訴夏江,智彥右腿有點瘸,小時候發高燒留下來的後遺症,

不要特意關心,不要介意,就當作是他的一個特徵就好,

智彥跟著一位女生到了,

兩人坐下後,發現那女生是自己在車廂中對望的那個女生,

智彥介紹她是津野麻由子,

智彥跟崇史都是研究所畢業後進入百迪科技,

工作前會先進入百迪科技的 MAC 科技專科學校讀兩年 ,

而麻由子也會進入 MAC,

想要介紹麻由子給崇史認識的另一個理由,因為以後大家都是同事了。

崇史是視聽覺認知系統研究小組,智彥是記憶包研究小組,

四個人吃完飯後,續攤喝酒,回家後,崇史有著嫉妒的心情。

 


今天起床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麻由子做了早餐,

崇史看到小咖啡杯又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好像有個夢,而麻由子也在夢裡面。

原本崇史在視聽覺研究小組,

今年四月崇史突然被分配到實境系統開發小組,崇史提出抗議但無效,

下班時,突然看到走在前面的智彥,以前兩人形影不離是摯友,

最近怎麼都沒想起智彥,連智彥最近忙什麼也不知道,

突然想起昨晚的夢,四個人的聚餐,

智彥說麻由子是自己的女朋友,真是太荒唐了。

 

麻由子如願分配到智彥所屬的記憶包研究小組,

因為自己對麻由子的渴望,居然期待麻由子是自己的女朋友,

這想法對好友智彥真是太齷齪了,於是有了躲避兩人的想法,

這想法還是被麻由子感覺出來,崇史只能說是自己不想當電燈泡,

於是當智彥提出晚上一起去喝一杯時,無法拒絕。

智彥說研究小組有件有趣的事,同事篠崎說了錯誤的記憶,

上一次實驗時,老師是有鮪魚肚的中年大叔,今天卻是年輕高瘦的女老師,

等實驗結束後,向篠崎確認是中年大叔, 智彥覺得是被篡改了記憶,

智彥酒醉睡著後,

因兩人以前都打軟式網球而打開了話題,一直聊到智彥有醒過來的跡象,

而這只存在兩人的小秘密,讓崇史覺得這是背叛智彥的第一步。

 

崇史在廁所睡覺了,醒過來後一時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下班後突然想到新宿,卻遇到同學岡部,

問起崇史同居的女朋友麻由子兩人認識過程,崇史回答是智彥介紹的,

岡部隨口回了一句,智彥自己沒有女朋友還幫你介紹啊,

突然記憶模糊了起來,智彥當初不是說,麻由子是他的女朋友,

而麻由子是自己一見鍾情的對象嗎,

自己趕緊否認這樣的想法,那是夢不是現實,

岡部問起智彥,崇史回答智彥去了美國洛杉磯,

兩人聚會結束後,崇史覺得奇怪,為什麼智彥去美國自己不知道,

依兩人的交情,不應該是這樣的情況,

回家時,一家店名椰果出現在眼前,

這不是之前來過,智彥喝醉,自己跟麻由子聊起軟式網球的店嗎,

為什麼這段記憶跟現在不一樣,

當初麻由子是跟智彥一起回家,但是現在的自己是跟麻由子同住。

 

今天智彥請假,崇史跟麻由子一起到智彥家,

途中崇史問起兩人交往的情形,

麻由子被逼問下,承認有同情的因素在裡面,

三人聊天時,不小心提起了,崇史跟麻由子都打軟式網球的事,

讓氣氛始終都熱絡不起來。

 

崇史覺得奇怪,於是打去智彥家裡,

住的地方沒有退租,答錄機語音是一樣的,

打去智彥老家,智彥媽媽的反應回答讓崇史覺得奇怪,

於是崇史拿著智彥公寓的備用鑰匙要去一探究竟,

於是騙麻由子說要到公司加班,

本來知道智彥公寓沒退租時,並沒想到智彥公寓,

但今天早上突然想到自己有智彥家的鑰匙,

自己也覺得奇怪,怎麼會忘記自己有智彥家鑰匙的事,

進入房間後,房間裡像是遭了小偷,到處被翻的亂七八糟,

崇史仔細檢查後 ,覺得應該不是小偷,也不是智彥自己弄亂的,

應該是有人為了找智彥記錄的什麼東西而翻找,

腦中突然閃過一句話,徹底顛覆實境工學常識的重大發現,

但是想不起來是誰說的,難道是有什麼發現,於是有人來智彥家找嗎 ?

崇史翻了照片,發現其中一張照片被抽走了,

之前麻由子不是自己女朋友,是智彥的女朋友念頭又跳出,

不想繼續這問題,於是本能拒絕繼續探究,

臨走時,巡視整個房間,窗外有光閃了一下,

發現對面有個男人拿著相機匆匆忙忙的搭車離開。

 

崇史來到以前指導老師小山內問智彥狀況,

得到的結果差不多,都知道智彥在洛杉磯,但實際情形就是不知道了,

小山內突然提起麻由子,小山內以前以為麻由子是智彥女友,

想想也是,麻由子跟崇史比較相配,

小山內的話又讓崇史不舒服的感覺又產,要離開時,突然問起篠崎,

小山內說篠崎曠職,所以離職了,

崇史再度覺得奇怪,自己雖然跟篠崎嶇不熟,

但見面也會打招呼,為什麼篠崎離職的事,自己完全忘記,

小山內說有個女生來找篠崎,說找不到篠崎下落,

篠崎沒回家也沒跟老家聯絡,

小山內告訴那女生,篠崎離職了,那女生很驚訝,

崇史要了那女生的名字跟聯絡方式,

心裡隱約覺得智彥跟篠崎不見可能有些關係,

那女生可能是篠崎女友,直井雅美。

崇史約直井雅美見面,直井雅美原來在老家工作,

兩個月前來到東京去了篠崎公寓,發現張字條,

上面寫著要出門旅行一陣子不必擔心,日期是十月二日,

篠崎都沒聯絡家裡,也沒聯絡直井雅美,直井雅美很驚訝,

於是去了百迪科技問篠崎情況,

崇史覺得智彥跟篠崎失蹤的事有關聯,兩人的情況很類似

只是智彥去洛杉磯,篠崎去旅行。

晚上故意看一本書,覺得很好看要一口氣看完,

這樣到半夜沒睡覺,麻由子也不會起疑,崇史打電話到洛杉磯

對方回答崇史,智彥現在在研究中心 B7 單位,

但是因研究課題關係,只能請單位的人轉達,無法聯絡到本人,

隔天收到智彥的信,說明自己的近況,

本來崇史很開心,因為之前懷疑的心情沒有了,

但看到最後部分,心裡的疙瘩又加深了,

智彥確實不吃牡蠣,但是不喜歡吃,而不是信中所寫的怕吃牡蠣,

崇史想著這信是不是偽造的,雖然是智彥的筆跡,但牡蠣的事太奇怪了,

因為智彥腿出問題後,爺爺就發誓不吃最喜歡的牡蠣,

為了讓智彥的腿可以恢復,最近才知道這件事的智彥,就不吃牡蠣了,

所以不是因為怕吃牡蠣,而是覺得吃牡蠣對不起爺爺。

下班後不想回家,在六本木遇到夏江,崇史對著夏江說,快兩年沒見了吧,

夏江驚訝的說,去年不是才在新宿見過面嗎,

智彥還介紹女朋友給我們認識,

崇史看著夏江的臉,記憶糾纏在一起,過去的影像變得混亂。

 

這天是研究結果定期報告,崇史結束了自己研究小組的報告,

接下來想聽智彥的報告,因為之前聽說有重大的進展,但都下了封口令,

所以想知道到底有什麼驚人的發現,

結果上臺報告的是須藤老師,智彥、麻由子、篠崎都不見蹤影,

而且報告內容也不是那重大進展的研究課題,

連前排的評審都不見了三個人,

連剛剛針對真正問題發問的化學專家衫原也不見了。

 

隔天遇到智彥跟麻由子,因為崇史的追問讓兩人有了嫌隙,

到了麻由子生日前夕,

崇史買了當初跟麻由子一起到智彥家中路上看上的胸針,

麻由子解釋著不是智彥不說是有一些狀況,

麻由子以為崇史找她是為了這件事,崇史才拿出要送給麻由子的胸針,

麻由子不想收下這禮物,一旦收下 三人的關係就變了,

崇史忍不住說出自己很早就喜歡上了麻由子,因為當時在電車上的對視,

雖然麻由子不承認,但崇史知道麻由子清楚的記得。

 

夏江說起當時見面的情景,

崇史慢慢想起當初的情景,一件一件跟夏江確認,

然而奇怪的表現讓夏江很擔心,

崇史來到新宿,名叫椰果的店,

當初以為是夢境,現在記憶越來越清晰,在門口看到當時四人的合照,

回到家喝著酒,想等麻由子回來問清楚,

突然發現麻由子的東西都不見了,

來到原本麻由子在高園寺的公寓也在上個月退租了,而自己並不知道。

 

麻由子生日這天,崇史在家裡胡思亂想,

突然智彥大聲敲著門,智彥說麻由子拒絕他了,

隔天崇史遇到麻由子,麻由子雖然對崇史的行為有所影響,

但麻由子不希望這樣影響智彥跟崇史多年來的關係,

於是告訴崇史自己永遠不會回應崇史的心意。

 

崇史早上醒來,發現麻由子還是沒回家,

來到公司,發現研究課題被撤了,

董事大沼要崇史過去找他,並告知崇史轉到專利部,

在公司決定出新的研究課題之前,

到了專利部,似乎所有人都躲著崇史,

打電話找麻由子,結果跟智彥一樣,

無法聯絡本人,留下姓名會請麻由子回電,

崇史知道這跟智彥情況一樣,不會有人通知,

工作時,看到當時有著自己名字的專利,

搜尋著智彥的專利,結果是零件,

公司把智彥相關的資料都刪除了,

自己最近的遭遇、發現的事實,公司一定進行著什麼事。

 

崇史約同期進公司的桐山景子見面,

想知道一些情況,但景子也不是很清楚,

崇史告訴景子有人被篡改了記憶,

希望景子可以瞭解記憶包研究小組的情況。

 

百迪科技舉行每年例行的派對,

至從麻由子生日那天,智彥喝醉到崇史家已經過了一個多月,

智彥跟麻由子還在交往,還一起去了智彥老家,見了父母,

崇史聽著讓心裡不高興的話語,

同組的柳瀨跟智彥組的篠崎也聚在旁邊,聊天時,篠崎出現記憶混亂,

柳瀨說篠崎是從廣島來的外地人,

篠崎回說自己是東京人,後來才搬到廣島的,

其他人追問在東京是住哪,唸哪時,篠崎眼神渙散,雙手抱著頭,

智彥衝過去扶著篠崎並阻止崇史靠近,

智彥跟須藤老師扶著篠崎離開,也不要其他人幫忙,

崇史回來問柳瀨,柳瀨斬釘截鐵說,

進 MAC 的同時,自己就跟篠崎在一起,

是篠崎親口說的,從出生後就沒離開過廣島。

 

崇史聯絡了直井雅美來到篠崎公寓,

美害怕篠崎已經過世了,因為一直夢到爸爸的喪禮,

出殯的字眼,出現棺材,長方形的箱子,搬運箱子的人,

讓崇史意識漸漸消失,全身無力,雅美的聲音越來越遠。

 

公司例行派對後一個星期,人事部通知,在會議室遇到智彥,

問起篠崎,雖然智彥堅持篠崎是喝醉,

但智彥的表現,讓崇史覺得自己猜測篠崎是實驗對象的想法沒有錯,

派對上篠崎奇怪的行為表現是受到實驗的影響,

人事部主管進來通知,智彥跟崇史都被公司送去洛杉磯總公司,

因為要到美國,所以智彥希望可以跟麻由子結婚,就可以一起到美國去,

崇史坐立不安,晚上到麻由子家附近等麻由子,

麻由子告訴崇史,自己不會跟智彥到美國。

 

崇史拒絕了去美國總公司的機會,

因為自私的認為不想離開麻由子,這樣就可以把麻由子搶過來,

結果公司找上了麻由子作為替補人選,

崇史覺得自己的自私自作自受,

所以拒絕麻由子的提議跟公司說願意去美國,

隔天麻由子來電,自己也拒絕去美國的機會。

 

因為想跟智彥談談,智彥都沒回家,

崇史就來到公司,實驗室沒人,

突然外面傳來引擎的聲音,雖然光線不亮,

但也可以看出那兩人是須藤老師跟智彥,

兩人一起抬著很長的大箱子,

為了避免相遇,崇史往相反方向離開,

但心中莫名的恐懼在內心擴散。

 

崇史被雅美叫聲而慢慢聚焦後,

才記得剛剛因出殯兩字想起有人抬著長型箱子的事,

離開篠崎的住處時,

又在街道對面注意到似乎跟那天到智彥住處一樣被跟蹤了。

 

崇史想弄清楚情況,但找到智彥或是麻由子問清楚是不可能的,

於是想回老家躲起來,直到記憶清楚為止。

回到老家,被擔心的媽媽問事情後,

來到智彥老家,之前智彥母親在電話表現的很奇怪,

面對面也許可以發現什麼,也比較容易發現智彥媽媽是否有說謊,

結果遇到隔壁腳踏車店老闆,說智彥雙親早上還開店,下午突然關店,

兩人提著大行李箱離開了,崇史覺得應該有人知道自己回老家,

所以通知智彥雙親離開。

崇史母親問起今年春天突然將冬天衣物及一箱雜物,

崇史記憶有點模糊,好像真的有寄東西回老家,

就寢前,在雜物的箱子裡,發現了智彥右側鏡片破掉的眼鏡,

有什麼東西試圖從記憶深處浮現,同時又有一股阻止的力量,

崇史出現混亂,混亂中,叫出 - 我殺了智彥,

這是自己發出的聲音嗎,還是記憶中的崇史發出的大喊。

 

麻由子拒絕到美國總公司後,

崇史在兩個月後,終於約麻由子見面,但麻由子拒絕了,

崇史來到麻由子公寓,強迫式的進入麻由子房間,

一開始麻由子拒絕崇史的觸碰,最後麻由子接受了,

兩人像是進行無聲儀式般的做愛後,

麻由子說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就離開公寓,

要崇史在自己回來前離開,崇史心中出現歹毒的念頭,

智彥消失,自己就可以得到麻由子,

崇史發現有兩個自己,旁觀的我,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愕然,

心靈敲起警鐘,這是過去記憶的世界,必須趕快回去。

 

崇史在看到智彥破掉的眼鏡後,陷入昏迷,

家人趕緊送崇史到醫院,總共昏睡了四十個小時,

身體狀況沒有問題,只是腦波有點不尋常,崇史做了很多夢,

回家後,悄悄回到東京,偷偷溜進 MAC,

進入智彥工作的實驗室,並沒有發現異狀。

 

聯絡雅美,帶來篠崎的工作服,

進一步拜託桐山景子調查一些事,

為了之前跟景子提過有人記憶被篡改的真相。

景子幫忙崇史,讓崇史關進去實驗猩猩的籠子裡,

因為篠崎的工作服上有毛,崇史請獸醫確認是黑猩猩的毛,

篠崎工作的地方不會遇到黑猩猩,

所以猜想篠崎被裝在箱子裡,被送到有黑猩猩的地方,

籠子被放定位後,崇史爬出籠子,

崇史等待著有人進入被鎖住的房間,

有個女人進入後,崇史馬上跟著進入,那女人驚慌失措的離開,

在房間裡的床躺著兩個人,就是智彥跟篠崎,

須藤出現,崇史都想起來了。

 

在實境工學研究所畢業典禮後,智彥約崇史在實驗室見面,

崇史以為智彥是要談麻由子的事,

結果智彥是要告訴崇史,之前被要求閉口不談的研究,

智彥以為崇史拒絕去美國是因為過去是要輔助智彥,

這樣傷害了崇史的自尊心,

於是提出過去美國後,會推薦崇史的研究,

那就是過去美國研究自己的東西,那就沒有自尊心的問題,

於是崇史全盤托出自己不去美國的原因是因為麻由子,

在智彥去美國的期間就可以把麻由子搶過來,

而且自己已經跟麻由子上床了,智彥不相信,請麻由子也到研究室,

智彥請麻由子確認自己的心意,麻由子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麻由子原本今天結束後,就再也不跟崇史跟智彥見面,

因為不管麻由子怎麼選擇,三人都不會幸福,

麻由子知道雖然崇史像是背叛智彥喜歡麻由子,

但是崇史根本就無法犧牲跟智彥的友情。

智彥將崇史叫進實驗室,要告訴崇史研究內容,

自己會無意識的對記憶就修改,

譬如智彥自己曾經被搶了錢,原本對方只有兩個人,

自己可能會說成五個人,內容也會稍微改變,

之後聊了幾次這件事,在腦中就會固定成這過程與事實有出入,

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在說謊,

智彥的研究就是將一個想像植入記憶區,

當事人就會在無意識中修改記憶,成為合乎邏輯的方式,

智彥提出將自己作為實驗對象,

智彥希望一開始麻由子就不是自己的女朋友,

現在的記憶造成了智彥的痛苦,所以希望可以消除這記憶,

崇史答應了智彥的要求,

但過程中一直出現錯誤,因為智彥無法將麻由子設定成只是朋友,

所以回答問題時,一直出現邏輯上的錯誤,

沒有問題後,成為誘導的想像需要一分鐘,

突然螢幕出現異常,崇史將麻由子叫進來,

麻由子看了圖像,發現是長眠狀態,永遠無法從沉睡中醒來,

崇史做了緊急停止的方法,突然想到這是智彥預想到的情況,

失去女友又被摯友背叛的智彥選擇了長眠。

 

崇史問須藤,之後是否就將長眠的智彥送到這,

而且這是第二次出現長眠狀態,因為崇史知道太多,

所以在崇史的同意及麻由子的幫忙下,篡改了崇史的記憶。

須藤告訴崇史,智彥在篠崎陷入長眠研究發現使其陷入長眠的條件,

而智彥用自己的身體驗證了這個條件,

須藤在智彥的家裡實驗室都沒找到智彥的實驗記錄,

所以想著可能將實驗記錄交給了崇史,

這時候崇史已經被篡改的記憶,

如果勉強要恢復崇史的記憶可能會出現長眠,

所以再度靠自己來發現這條件。

 

崇史認為告知真相就可以,須藤說不能,

篠崎就是利用強硬的手段讓篠崎意識到記憶的偏差而陷入長眠,

崇史也想起智彥將實驗記錄交給了自己,

微型光碟跟智彥寫給崇史的信一起藏在實驗室前交給崇史麻由子照片的照片夾中,

信中,智彥有著困擾的兩件事,

一是自己的研究害篠崎陷入長眠,

二是麻由子的心意,因為自己已經發現麻由子更喜歡崇史,

於是利用自己當實驗對象,可以拯救篠崎,

自己也可以因為記憶的篡改而祝福崇史跟麻由子。

 

進入實驗室,崇史還是無法下定決心,

最後還是同意了,一切從頭開始。

 

 

看我的讀後心得可能會覺得不太懂,

因為敘述方式的時間是平行的,

一條時間線是原本的事實進行的,

一條時間線是崇史被修改記憶後進行中,

而其中崇史又因自己的覺醒,

使自己的記憶出現混亂的情況,

所以看故事會覺得前後有點混亂,

如果對這個故事有興趣的,可以買書來看,

會可以清楚的看出整個故事的內容。

 

東野圭吾的想像力真的很豐富,

很多新型態的未來想像出現在東野圭吾的故事中,

像操縱彩虹的少年也是,好看的一本書,又有寓意含於其中。

最近看的美劇 - 黑鏡也是類似這樣的故事,

在科技越來越發達的時代中,

人類是否會因為這樣的關係被奴役被控制,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 愛戀海豚 的頭像
BEN 愛戀海豚

BEN 愛戀海豚

BEN 愛戀海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